• ZACK 詠承

歌唱裡的被囚與選擇—Danny【錄音背後的故事】

更新日期:2019年11月18日


ZackStudio X 好東西人聲工作室

『我覺得錄音跟教學最不一樣的地方是,我們在初階教學的時候會很強調要把技術做好,所以我們所有可能的音色、或細心,都會往所謂正確、標準的方向前進。但是在錄音的時候會更著重在情緒上,所以會有一點點難去踩,踩過另外一個界線。 』—Danny



有一個囚犯被關在監獄裡,他看起來和一般的囚犯沒有不同,就是在監獄裡吃喝活動。但你有想過這人被關在這裡,他是犯罪被關,還是自願被關?


我想正常人不會想把自己關在裡面,但我們是個自由人,要說服獄長把自己關在裡面幾天的時間,應該也是可行的。


所以假若有人被關在監獄裡,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思考,一個是犯罪被迫關在監獄,一個是選擇被關在監獄,只是這兩人的心境很不一樣。你可能看見兩人都在看書,其中一位是只能看書,另一位是選擇看書。兩人都在上廁所,其中一人是只能在監獄上廁所,另一位是選擇在監獄裡上廁所。


唱歌也是如此,我們學了很多技術是為唱歌好聽,我們也知道一首歌能有幾十種不同的詮釋,但是對歌唱的認識有限,就促使我們去探索更新的歌唱技巧。然而人總是有限制,因為總有一個時候我們會發現自己比不上某些人,某些技術無法突破,這就使我們像被困在枷鎖裡,因為愈追求就愈發現世界好像是監獄一樣,我做不到這個,也做不到那個,這讓我們憑著眼見所以被眼見轄制。


這像是一個人被訓練的過程,如果我們不小心被囚禁在歌唱裡,會落入「只能這樣唱」的思維,好比在監獄裡,我只能在監獄裡上廁所,然而外面有許多沒見過的,我們不敢做。但假如監獄像是世界一樣呢?那我們還有什麼可做的嗎?


因為倚靠眼見的能力歌唱,就確信了看不見的做不到。所以保羅在歌林多後書這樣說:「因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,不是憑著眼見。」否則那還未發現的美好聲音,就不會被發現了。



『這是我在做技術上面和做詮釋上面很容易掉進去的一個陷阱。經過指導後我發現,其實可以進入到一個狀況是,我選擇我要呈現難過,或是我可以選擇我要呈現快樂或是悲傷的,這個狀態就會比較不太一樣。 』—Danny

所以我們隨著自己的意思歌唱,其實是跟從別人的意思歌唱,做音樂也如同,我們隨自己的意思做音樂,其實也是跟從別人的意思。因為世界怎樣轉,我們就被迫怎樣行。如果當時流行的是電子音樂,還能有人把爵士當潮流嗎?然而我們知道自己有限,所以在那一位無限的裡面,我們才能找到答案,因為知道這世界是藉著那一位主而轉的,我們跟從祂,就認識世界了。


其實對世界歌唱,那是被世界囚禁,是被迫選擇這樣唱歌,

對唯一的主歌唱,是因祂造了世界,我們就因此得了自由。


所以學習唱歌的你們,如果唱歌讓你感到痛苦,或為了追求那完美的100分而心累,也許出門散散心,認識這位創造世界的主,你會找到出口。也願上帝祝福每一個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們。





哥林多前書6:12

「凡事我都可行,但不都有益處。凡事我都可行,但無論哪一件,我總不受它的轄制。」



144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