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ZACK 詠承

先相信會唱歌,而不是先談會唱歌—王苡萁【錄音背後的故事】

更新日期:2019年11月18日

ZackStudio X 華人星光歌手-王苡萁 YiChi

『他會用比較引導的方式,然後比較是提問題讓你去思考去想,這首歌你現在想要講的是什麼?然後你的狀態是什麼?你要怎麼樣把你最真實的東西或比較能觸動人心的那個點找出來。這是我滿喜歡錄音師的引導你唱這首歌的那種感覺。』—王苡萁



——用更高層次的問題,才能引導出看不見的真實。


我常在帶領人唱歌時,會突然提出和音樂毫無關係的提問,比如說「你覺得什麼是愛?」「喜歡打籃球嗎?」「你小時候常被老師打?」「結婚了沒?」若不小心被狀況外的人聽見,他們可能還會一頭霧水。我甚至曾太過直接,在歌手還沒唱完一遍就打斷問他「是誰離開你?」,後來那人當場在錄音室大哭!結果那天之後,我們成為最要好的朋友。


我想跟大家說,這些問題的答案並不是表面上「我想跟你要電話」或是「要運動下次找我一起」這麼簡單,這些答案的背後其實都藏有一個「真實」是你沒想過的。所以引導歌手的問題,不是提出正反方向的思考,像是「沒有抖音」所以加入抖音,或是因為有「氣音」所以把氣音拿掉,這些都不是好引導。一個好的問題要脫離平面用更高的眼光看這件事情,提問的層次就會不同,這是我們常遇到歌手沒辦法把歌唱好的原因之一。


所以我們常以為擁有技術就能彌補唱歌的缺陷,其實不是技術,而是引導的那一位把問題出錯,讓你陷入平面思考。「沒有技術」並不是個問題,技術是一種技能裝備,比如打遊戲時拿+8的劍就是比+3的厲害。但是我們可能在還沒確定身分的時候就誤以為自己該拿劍,也許其實該拿的是盾,那才是真實的自己。


如果你問錯問題,即使答案正確,但整題都是錯的。


這就是歌手需要一位好的引導,可以在唱歌時透過這些不曾想過的問題來描述即將要唱的歌曲。唱歌最難的地方,不是沒有技術,是有能力卻用錯地方,因為提問出錯的後果,就是讓人以為技術能彌補一切。但是更高層次的提問,能把真實還給你,讓你相信該拿的是什麼武器,並且知道­這是能夠改變現狀的方法。



『因為唱歌它不是只是在探討技巧不技巧,那些都只是外在的加分的東西,但你必須要很真實地去唱出那首歌想表達的東西,才會是比較動人的,我覺得這個是要去突破,這個過程比較難的地方。』—王苡萁



——先相信身份,再尋找技術。


我們去餐廳吃飯,點一盤主菜鴨肉的料理,旁邊可能是用蘆筍、番茄和粉紅椒奶油醬搭配,所以這道菜可以被命名為「番茄烤蘆筍鴨肉佐粉紅椒奶油醬」。如果廚師以為自己在做牛排料理,他就是沒搞清楚這是一道「鴨肉」,而不是「牛肉」。這就是人常以為自己「是什麼」,但其實他的真實他自己不知道。就像只有爸爸跟兒子說:「你是我兒子」,他才會知道「啊!我是兒子!」如果不是廚師說這是鴨子,鴨子不會知道自己是鴨子。


如果錄音只談技術,就像是印證心裡的想法:我會唱歌,或我不會唱歌。我們得先相信自己會唱歌再去談技術,因為相信不用證明,不用拿一個技術向大家說:「因為我有這個,所以我會唱歌」。


所以大部分的人以為自己不會唱歌,其實你們會,只是你們不信。就像大家說你唱歌像某位歌手,你會超級開心,但被說唱歌很難聽,你卻不開心了。如果你真實相信你會唱歌,為什麼要用別人的標籤來滿足自己的缺乏?因為有技術的人用技術來說明自己會唱歌,那些沒技術的反倒以為需要先有技術才叫會唱歌了。

技術像是香料,但沒有人去餐廳只想吃香料配菜。

我們卻因為相信能唱歌,就堅固了技術,這樣看來香料才有它的意義。



先相信自己會唱歌,就知道自己需要什麼技術。是牛肉,就不要搶當鴨肉,是主菜,就不要想成為配菜,也不要把技術當成就,因為技術不過是身份的佐料而已。我們是誰就說是誰,心裡有什麼就說什麼,如果放過多的佐料添補,反而顯得主菜很空虛了。





羅馬書3:28-31「所以我們看定了:人稱義是因著信,不在乎遵行律法。

... 這樣,我們因信廢了律法嗎?斷乎不是!更是堅固律法。 」



264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