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ZACK 詠承

不打分數的歌聲—王柔蓁【錄音背後的故事】

已更新:2019年5月7日

『你在跟他互動在唱歌的過程,他有一個很神奇的能力,他可以透過聽你唱歌了解你這個人,了解你內心真實的,不論是感覺想法或是你的感情世界,他會適當的引導你,把你真實的情緒用歌唱表達出來,那你唱得越真實其實就是唱的越好,這個是我覺得很特別的地方。』 —柔蓁


——你是音樂的一部分,是一體的。


許多歌手來我的錄音室,以為製作人會教唱歌。製作人不教技術,只引導你要唱的方向。我不是老師,歌唱技巧不是我的專業,我只告訴你要真實的唱歌,因為錄音室是一盞明燈,你們只是過客暫時被照亮,當你們離開的時候,卻要帶著那不朽壞的音樂照亮許多人。


只是追求真實唱歌的人不多,因為很少人分享要真實的唱歌。真實就是心裡有什麼就唱什麼,但我們得先不論斷才有真實。因為論斷就有分別,就是把自己與其他人分別。一個人既然先把自己分別出來,所說的不就是其他人嗎?這是將自己隱藏來論述其他人,這樣的唱歌不能造就別人,也不會產生共鳴。


所以只要有人問我為一首歌打分數,我會明白地拒絕這個做法。打分數是老師的工作,我的職責是告訴你們的優點,然後把優點唱出來,因為人很少能正視自己的優點,別人的缺點通常看得很快。你不需要花時間就能看出一個人的缺陷,但你要用心才能聽見一個人的單純。


論斷只是證明音樂存在的算術,卻量不出音樂的美麗有多深。


因為我們做音樂,不是把自己與音樂分開,是看自己和音樂是一體,這樣人聽見音樂,才能明白我們從一開始就對音樂熱愛,因為沒有人不愛自己。我們不判斷音樂,我們是音樂的一部分,判斷好壞就是判斷自己,是把自己與世界分別了。既然我們是世界的一部分,怎麼能判斷世界呢?假如我們不懂音樂,要想想把自己當作是只是肢體的一部分,眼睛就當眼睛的功能,手的就當手的功能,會有人把腳當耳朵嗎?腳哪能判斷耳朵的不足,說耳朵不能走嗎?這人是不認識自己,是小看自己了。


如果你判斷別人音樂的好壞,你已經先替你自己的音樂打分數了。


『有啊,我覺得最大的幫助就是接納自己吧!因為我其實對於聽到自己的聲音,很真實的聽到你的聲音,我其實是有一點抗拒的。』—柔蓁



——接納自己不足,是出於完整。


我很感謝上帝讓我明白自己只是肢體的一部分,因為了解自己有什麼功能,才能看見別人的不同。我們欣賞手的靈巧,腳的快活,我們不打架,不佔據,是出於完整的一部分。這樣能坦然接納自己,其實這不是不足,而是完整了。所以如果你們在歌聲裡遇到瓶頸,不要抗拒自己唱歌的缺乏,要因為能成為肢體的一部分而開心,這是歌唱最真實最可貴的一面。


那些在音樂裡成長的嬰孩,要知道你與他沒有什麼分別,只是你比他要先走過,所以要用鼓勵造就他,看見缺乏的要熱心幫助,這樣能表示你的富足,是比他尊貴的那位,因為只有位分大的才會給位分小的祝福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不要先評論這人的缺乏,只為了自己的表現被看見。因為一個歌聲的美麗如果能被計算,那歌唱技術就像機器人唱歌一樣毫無意義。


算術是用來證明結論,但從來沒有人能算出美麗有多少。

萬物的定理卻是發現而不是計算來的,這樣來看,發現自己的真實遠比一切的計算還要更美了。


『 若你問我,我會說:ZACK STUDIO 是像家一樣的錄音室,讓我卸下武裝防備,不在乎面子等表象問題,遇見真實自己的地方。用一首歌了解一個人,短暫卻異常珍貴的禮物。』—柔蓁


馬太福音7:2

「因為你們怎樣論斷人,也必怎樣被論斷;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,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。」


250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