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ZACK 詠承

帶著你的聲音回家—陳洛【錄音背後的故事】

更新日期:2020年3月25日


來這邊錄音很像進到另一個世界,然後你重新跟自己對話。



如果你是一個對人生很茫然的人,然後你喜歡唱歌,或者你唱了很久的歌,可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而唱,很推薦你來這個地方。…』

——給歌唱者方向,不是把聲音刻上去,而是把盼望引導出來。


我在錄音時常跟大家聊到夢想。我們常聊到哪個歌手如何,哪個歌手的聲音聽起來差了一點,只要添加什麼元素就更棒了。這聽起來很有獨到的眼光,知道這些歌聲哪裡出了問題,需要怎麼修改讓他更完美。其實在每個世代都需要有人用獨到的見解,把現今最流行的音樂及唱法創造出來,我們會運用我們所認知的和見識到的,唱出我們腦袋裡浮現的聲音,定義現在的所謂的流行。但是先讓我們先停下來想想,音樂若剝掉你現在所學的技術、技巧,以及在理論中出現的術語定義,你怎麼定義「完美」的音樂和歌聲呢?


你怎麼解析歌聲,就怎麼表明你對人生的夢想。


想像有一個機器分析儀,把歌聲丟進去就能分析他所有的元素,你知道他哪裡抖音,哪裡滑音,哪裡氣息微弱再漸強,哪裡換共鳴,哪裡轉舌…把這些元素一項項拆解,然後試圖拼湊一個完美的歌聲。即使你再努力拼湊,都找不出完美的組合,因為歌聲並不是被刻上去的,而是被引導出來。如果我們試圖用建構的方式,像雕刻家把元素雕刻在你的聲音裡,就少了盼望那更好聲音的可能性。意思就是,我們身為錄音師,卻把你的聲音雕刻成一座人形雕像,而不是正在唱歌的人。明白嗎?他是死的!但是,你如果在他錄音過程中,先讓他相信有一個更美的聲音將要發生,他的這份盼望就會引導他自己唱出完美的聲音。


因為完美不是被定義出來的,完美就是盼望那將來的比現在更好。




——用已知的元素拼湊出歌聲線條,你將無法先明白你內心真正的需要。


「跟老師聊天的時間比唱歌的時間還要多。」

讓我用寶特瓶飲料做個比喻,這寶特瓶像是我們的身體,裡面盛裝的飲料就像我們生命中所擁有的。這寶特瓶的水並不是自己能填滿的,是被添加進去的。意思就是,你無法決定你唱歌時能唱出什麼,因為你裡面有什麼就給出什麼,你無法給出你沒有的。你若經歷過一些事,總能唱出那樣的味道,你若沒有經歷,就算強求也沒有用。


那麼,如果錄音師像雕刻家試圖給你雕塑,這就是在顛到是非,因為他無法定義你裡面的生命,他不是你!


我喜歡品飲你的生命,我們品飲的方式,就是想辦法認識你,把你的歌聲引導出來。所以一位錄音師如何講話,就決定你裡面的水流用什麼方式流出來。你若感覺錄音師的話語令人害怕,你的水流可能會畏縮地一滴滴慢流,甚至流不出來,但如果這話語激動你導致情緒氾濫,你的水流就會像洩洪那樣爆發!這過程的快慢或中庸,就是錄音師的決定了,哈哈哈,感謝主,這可是我們當錄音師最有趣的地方!因為認識一個人的生命歷程,就像高山低谷一樣,有時快,有時慢,有時大難來襲,有時能享受平靜。


所以不要用器材決定歌聲的品質,因為品飲你生命的不是機器。


我們藉著聊天傳遞話語,話語就像種子一樣,是我們對音樂的盼望和期待。只有藉著話語,在我們聊天的過程中,你心裡的盼望能被引導出來,讓你的歌聲充滿活力,也把你對未來美好的期待寫進音樂裡。所以我們記錄的,不只是你的每一個精彩,還有帶你前往下一個旅程的,就是盼望。來到這裡錄音,請給我們彼此一點空間,讓我們花一點時間聊聊,讓我熟悉你裡面最開心、最難過、最真誠,也是最真實的聲音。


這,不就是家嗎?






約翰福音8:22

「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」




153 次瀏覽0 則留言